2014年2月28日——3月2日

     马年二月份的最后一天,星期五,真的是好开心的一天。一到校门卫给我送来四个信封,其中有两封一模一样的广告信,仔细看邮戳,原来发出的日期不一样。第一节课空课,临近下课时,接到一电话,告知有我的顺风快递,在塘路上的仁心大药房门口。我说我没有快递呀,快递员又告诉我说是杭州什么小学寄来的,才猛然想起是何平给我寄来的王老师的书。真是太开心了,赶紧打伞一路小跑着去塘路上,也不管这脚底下的水了,反正穿着长靴,从快递员手中接过快件,一边签字一边对快递员说顺风应该是送到我们学校的呀,快递员告诉我说车子进不去,我说能开到我们学校的,只是要往东华那边绕一下的。然后捧着书回到学校,刚好下课音乐声响起,在门卫处一边拆快件一边跟管门卫的陈老师聊了几句赶紧回办公室准备上课。接着就是我的语文课,上的是丰子恺的《手指》一文。上完课后又赶紧在群里告知何平奖品已收到,呵呵,可把我给乐坏了。

       三月份的第一天,昨天,星期六,看着一个星期没打扫的家,于是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打扫,然后去到我妹妹家吃饭,饭后和我妹妹一起去服装店做裤子,又陪我妹去理发店做头发,顺便我洗了个头。从理发店里出来,正在水果店里买水果,儿子的电话来了,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买水果,马上就来了。回家后儿子洗澡,洗完澡后我本打算再休息一会儿,可儿子说肚子饿了,于是我就开始准备晚饭,吃好饭后再洗衣服,然后烧水泡脚看《中国好歌曲》,看好后才开始上了QQ,在群里看到大家在聊如何指导学生写景,于是也跟着聊了一会儿。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三月份的第二天,今天,星期日,起来后先看了一会儿书,然后老公开车送我去菜场买菜,回来后把一切准备妥当,开始打开电脑,当即看到一条触目惊心的消息,真的是太令人震惊了。只能在心中默默地为那些伤者祈祷,而对于那些逝者除了为他们默哀我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把这事告诉儿子,儿子说他已知道了。老公办完事回来了,把电脑让给他,告诉他昨晚上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事儿,他赶紧打开凤凰网看报道。我则去厨房忙碌,嘿嘿,幸亏老公及时回来,要不我又得把在砂锅里炖着的红烧肉给烧焦了。下午睡好午觉和儿子一起去万和城买袜子,然后去到超市,发现有太多的人,就不进去了。出来去了面包店买了些面包,又去老婆大人买了些小零食,然后回家烧晚饭,吃好晚饭和老公一起送儿子去学校,带回星期三那天早上带去的盛粥的保温瓶。打开保温瓶,发现吃剩下的粥已有很大的异味,唉,这孩子,总是这样,懒得要命。

亲情永在

 


亲 情 永 在


    今天是端午节,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在中华语文网老师的博客中读着一些老师的关于端午的博文,很是感慨,却不曾留下一文一字。


    今天到现在才打开电脑,总觉得应该写下些什么。放假三天,本打算好好休息,可被我妹妹女儿的感冒咳嗽一扰,和我爸一起陪着她在医院里天天挂盐水,还得想尽办法让她吃得好一些,再加上这几天老是下着雨,总算在昨晚陪老公和儿子逛万和城,购置了一些衣物之类的东西,完成了这又一个使命。直到今天才终于好好地睡了一个午觉,也是好说歹说才在我妹妹女儿的允许下实现我的这一大愿望的。唉,妈妈不在身边的日子,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滋味儿吧?


    昨天下午跟我妹妹视频聊天,让她女儿跟我妹妹说说话,可小孩子就是不太情愿,还说爸爸不出来我不跟妈妈说话,结果等她爸爸在电脑前一走开她也赶紧离开电脑自顾自地玩去了。是呀,我又能对我妹妹说些什么呢?从去年的六月份娘俩见过面后又将整整一年了,让小孩子还得盼至少一个月才能见面,这对于一个五岁半的小女孩来说是什么滋味,我真的不知道。也难怪她有一次要叫她外婆为妈妈了。


    又有一个月了吧,因为我弟弟和我弟媳都要考试,我妈妈去我弟弟家帮着带我弟弟的女儿小叶子了,我妹妹的女儿就由我爸爸一个人带着,也难怪我妈妈担心又会带出病来,果然,先是我爸累得挂了一个星期的盐水,接着刚过好六一节,我妹妹的女儿就生病了。是呀,要让我爸这么大年纪了,一个人带着这么个又老爱折腾人的小女孩,真有他的。而我又能帮我爸些什么呢?除了让我爸不用自己再烧饭外,我真的帮不了他什么。有时休息天吃好中饭后我说让绮绮留在我家吧,我带她睡午觉,可我爸总说还是他来带吧,只有一个休息天例外,因为那天他真的很累很累。这些天挂盐水的时候也是的,等挂上后我说我一个人陪着吧,你好好去睡一觉,可我爸总是稍稍睡一会儿就又来医院了。


   我爸爸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这次生病的事儿也一直瞒着我妈,说不让她担心,还一再地关照我妹妹的女儿,生怕她在电话里或是视频时说漏嘴。像去年暑假里我妈在弟弟家的时候也是这样,我爸检查出得了鼻窦息肉,老是透不过气来,就这样一个人一直扛着,当然我也总是替他一起瞒着我妈。而我弟弟呢,那天一看我表姐发短信告诉他说我爸生病,就急急忙忙从杭州赶来,把我爸和我妹妹的女儿一起接去,第二天又和我弟媳妇一起带上我爸在杭州做好检查才放心。这一次当我妈妈告诉他我妹妹的女儿生病后,他又赶紧打来电话询问,至于我生病了,他也总是那样,跑前跑后地为我忙着。是呀,有弟弟真好!


    这次端午节妈妈不在身边,我倒并不怎么想我妈妈,因为有电话,有电脑。但我知道,不管怎样,我妈妈总会想我们,特别是想我爸,还有她亲手带大的我妹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