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被不文明的社会边缘化是比较高的荣誉


               被不文明的社会边缘化是比较高的荣誉
                  ——答张老师(作者 吴非)

    张老师来信:“……身边的同事,看到学生一休息(比如下课、体育课、音乐课、午饭后……),就把孩子喊到面前订正作业,一个个面批,我很感动。我想问,这是真正的教育吗?我不愿用考试分数衡量自己,感觉自己成了异类。我想问,像我这样的边缘人如何找到自身价值?”

    张老师,你所说的现象到处都能看到。其实不需要我回答什么了,我看你也根本没有被他们“感动”,因而我的回答可能多余。你心知肚明,知道那些不让学生休息的行为违背了教育教学规律,与真正的教育不沾边,是丧失人道精神的“反教育”。你可能也会发现,这些不让学生轻松,只逼迫学生走应试路的教师在家长和学校管理层那里很得宠,迎合应试教育的行为总是能得到社会赞许,因为它满足了人们的功利心理。学校把怀抱教育理想、有专业精神的教师边缘化,社会把恪守常识的教师当作“异类”,那只能说明教育落后,说明社会不文明。愚蠢的人是不可战胜的,你又有什么可忧虑的呢?眼光放远一些,要想到,被一个不文明的社会边缘化,正是时代对个人名誉的爱护,翻翻中国史,可能就会明白,被不文明的社会边缘化是比较高的荣誉。一个人能克服名利心,就不会随波逐流。如果教师真心对学生的未来负责,那就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不做违背常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