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3月2日

     马年二月份的最后一天,星期五,真的是好开心的一天。一到校门卫给我送来四个信封,其中有两封一模一样的广告信,仔细看邮戳,原来发出的日期不一样。第一节课空课,临近下课时,接到一电话,告知有我的顺风快递,在塘路上的仁心大药房门口。我说我没有快递呀,快递员又告诉我说是杭州什么小学寄来的,才猛然想起是何平给我寄来的王老师的书。真是太开心了,赶紧打伞一路小跑着去塘路上,也不管这脚底下的水了,反正穿着长靴,从快递员手中接过快件,一边签字一边对快递员说顺风应该是送到我们学校的呀,快递员告诉我说车子进不去,我说能开到我们学校的,只是要往东华那边绕一下的。然后捧着书回到学校,刚好下课音乐声响起,在门卫处一边拆快件一边跟管门卫的陈老师聊了几句赶紧回办公室准备上课。接着就是我的语文课,上的是丰子恺的《手指》一文。上完课后又赶紧在群里告知何平奖品已收到,呵呵,可把我给乐坏了。

       三月份的第一天,昨天,星期六,看着一个星期没打扫的家,于是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打扫,然后去到我妹妹家吃饭,饭后和我妹妹一起去服装店做裤子,又陪我妹去理发店做头发,顺便我洗了个头。从理发店里出来,正在水果店里买水果,儿子的电话来了,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买水果,马上就来了。回家后儿子洗澡,洗完澡后我本打算再休息一会儿,可儿子说肚子饿了,于是我就开始准备晚饭,吃好饭后再洗衣服,然后烧水泡脚看《中国好歌曲》,看好后才开始上了QQ,在群里看到大家在聊如何指导学生写景,于是也跟着聊了一会儿。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三月份的第二天,今天,星期日,起来后先看了一会儿书,然后老公开车送我去菜场买菜,回来后把一切准备妥当,开始打开电脑,当即看到一条触目惊心的消息,真的是太令人震惊了。只能在心中默默地为那些伤者祈祷,而对于那些逝者除了为他们默哀我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把这事告诉儿子,儿子说他已知道了。老公办完事回来了,把电脑让给他,告诉他昨晚上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事儿,他赶紧打开凤凰网看报道。我则去厨房忙碌,嘿嘿,幸亏老公及时回来,要不我又得把在砂锅里炖着的红烧肉给烧焦了。下午睡好午觉和儿子一起去万和城买袜子,然后去到超市,发现有太多的人,就不进去了。出来去了面包店买了些面包,又去老婆大人买了些小零食,然后回家烧晚饭,吃好晚饭和老公一起送儿子去学校,带回星期三那天早上带去的盛粥的保温瓶。打开保温瓶,发现吃剩下的粥已有很大的异味,唉,这孩子,总是这样,懒得要命。

教育,是迷恋孩子成长的学问

 
教育,是迷恋孩子成长的学问
 
有一位叫李冬丽的妈妈在网上发过这样一篇博文,题目是《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全文如下:
“今天是91日,新学期开学了。虽然我的孩子已经是小学二年级,可我还是怀着和去年一样的心情,把他交给你。我想,这种心情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他长大成人。我想,每一个妈妈都会怀着这种心情把孩子交给你。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经过一个长长的暑假,他又长大了一岁,也长高了,长壮了。可他还是那样淘气,还是那么爱动、爱说,只有睡着的时候才能安静下来。当他熟睡的时候,注视着他粉嘟嘟的小脸,凝望着他黯然的神态,我的心情就平静如水。他一天天健壮,离开我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去年下楼玩儿还缠着要我陪,现在自己下楼玩儿就忘记回家。他毫无声息地拿走了我的青春,偷走了我的时间,我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感到无比骄傲。现在我越来越满怀感激,感激上天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儿子。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他是那么爱我,远远超过我爱他。随着他一天天长大,我也越来越多地责怪他。他在外面玩儿弄脏了脸和衣服。他把家里弄得到处是玩具,他碰见爸爸妈妈的熟人忘记打招呼,他和小朋友吵架,他在课堂上做小动作,他的作业没有得“优”,他考试没有满分,他没有得到奖状……我越来越急躁,越来越为他的“不完美”而斥责他,甚至在他嫩嫩的大腿上拧出紫狠而全然忘了他只有7岁。我忘记了他是我的孩子,我的宝贝。而他即使在责罚他时也不忘给我端杯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喝下好消气。他是多么善忘,忘记我种种的错,只要看见我就无比喜悦,尽管委屈的泪水还在眼里打转。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他是那么率真。尽管我常常向他灌输远大理想,可他还是把开公共汽车当作自己的理想,自豪的宣扬,并且安排爸爸妈妈给他当售票员。他最爱的玩具就是积木,用积木建造了一辆又一辆公共汽车,把自己的卧室都变成了汽车站。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远远看着他背着大大的书包走进教室,心便跟着走了进去。我的孩子,我的宝宝,老师和同学喜欢你吗?上课听得懂吗?作业会做吗?在学校过得快乐吗?……就在这样的惴惴不安中等来他放学回家,而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在这样的惴惴不安中度过。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当他额头冒汗,衣服凌乱,一只手拿着包子,背着书包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室门口,可还是迟到的时候,你会微笑着让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吗?你会让他安心地吃完包子,同时提醒他慢点吃,别噎着吗?你还是让他在寒风中站一个早上,让他手中热腾腾的包子变凉,让他的小脑袋在同学们的笑声中耷拉下来?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当他头发里夹杂着草叶,脸上汗水和灰尘混杂在一起,小手黑黑的,衣服上都是尘土,口袋里装满小石子和稀奇古怪的东西,脏兮兮地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还会喜欢他吗?你会端来清水,给他洗净小脸吗?你会给他捏掉草叶,拍掉身上的尘土,把它揽在自己的怀里吗?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当他在同学们面前大声说出自己那再平凡不过的理想时,你还会喜爱他吗?当其他孩子为他那再平凡不过的理想而发出笑声的时候,你能让他在笑声中抬起头来,依然能够为自己的理想而感到骄傲吗?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当他拿着边角卷卷的作业本站在你面前的时候,当他拿着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为情的成绩单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还会对他微笑吗?你会帮助他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安全地跨越这些学习中一个又一个的暗礁吗?你会让他看到自己的力量,对自己充满希望和信心吗?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他是那么普通,普通的掉在学生堆里就找不到。当你看他的时候,你的目光能在他脸上停留片刻吗?你能注视他的眼睛吗?你能发现他一天天长大,每一天都有变化吗?你能让他也为自己的变化而无比快乐吗?你能让他明白自己也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吗?你能让他感受到你对他的喜爱,并让他因为这种喜爱而满怀欣喜吗?我看着他满心喜悦地走进教室,你能让他也满怀喜悦和感激地回到家里,对明天充满渴望吗?
老师,我把孩子交给你。我交给你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他是我全部的希望,全部的梦,全部的生命。我交给你的又只是一个孩子,他是聪明而又淘气的孩子,是懵懂无知而又满怀疑问的孩子,是瞪大眼睛观察世界的孩子,是竖起耳朵聆听世界的孩子,是无所谓惧却又害怕一切的孩子,是一天天长大却又非常弱小的孩子,是急着奔跑却又常常摔倒的孩子,是试着为自己辩解却又说不清楚的孩子,是总想帮妈妈做事却常常帮倒忙的孩子,是一面宣称自己是男子汉一面哭鼻子的孩子,是充满希望的孩子,是一天天健壮起来的孩子,是目光越来越远的孩子,是胸怀越来越宽广的孩子……
老师,今天,我把孩子交给你。明天,你会还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记得那天是824日晚上,在新浪网的朋友博客里读罢此文,我把这篇文章复制粘贴到了我们学校的教师QQ群中,可不知道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整整四天过去了,群里鸦雀无声,一片沉默。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最初的人生经历,往往决定着以后发展的方向。小学是人生发展中启发心智、培育人格的最关键阶段,一直以来为全社会所积极关注和重视。我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孙云晓老师曾感叹道:“人在小学阶段发展迅速并且充满好奇,就像一个初学滑冰的人站在冰场上,随便一种引力都可能把他引向吉凶难卜的方向。因此,小学阶段的教育当然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成败得失,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孩子一生的命运。”是呀,我们的每一个孩子,都是自我生命的艺术家,可以彩绘自己的人生世界;我们的每一个孩子,都是自我生命的工程师,可以塑造自我的美好形象。可是看看我们的身边,看看我们的孩子,他们是这样的吗?所以我常常会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一直都非常喜欢这样一首诗:
“岁月里最真挚的,那是老师的目光,它望穿千古,洞悉宇宙;
大地上最宽广的,那是老师的目光,它上彻天文,下察地理;
人世间最无私的,那是老师的目光,它惊看鱼跃,喜随鸟飞;
老师的目光是轻轻轻轻的风,轻轻轻轻的是它对幼苗的问候;
老师的目光是长长长长的线,长长长长的是它对学子的牵挂;
老师的目光是深深深深的海,深深深深的是它对世界的热爱。”
那是我十年前从金近小学刚刚调到我们华镇小学的时候从一本杂志的首页上摘录下来的。至今我已带出过四个六年级班,确实如此,我会远远地、默默地牵挂那些我曾经带过的孩子,为他们欣喜、感伤,为他们祝福、祈祷。
记得工作的第一年我教的就是六年级孩子,那时我们的四埠小学刚好是从五年制转到六年制,说明白点,这些孩子本应该是升初中的了,可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就让他们再读一年,也就是读六年级,那时是全乡的小学毕业生中留下了这样两个班级的孩子,可想而知这是一群怎样的孩子。我带的是六(1)班,教语文,还有这两个班的音乐,再加上四年级和五年级两个班的音乐。没想到的是2011年的春节,这两个班的孩子开初中同学会,因为后来到初二两个班并成了一个班,这些孩子把我们这四个六年级的老师全叫齐了,而且说在他们的印象中我是第一个为他们弹琴教他们唱歌的老师,并一定要我再唱首歌给他们听,可那天我终究还是没唱,因为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唱卡拉OK,我只会边弹琴边唱歌,后来还是我老公替我唱了一曲他们才罢休,对了,我老公是他们读初二时的班主任。
两年后我调回了我自己的老家小学——三联小学,从三年级起带到六年级,孩子由36个到毕业时的40个,那是一段最快乐的时光。
又过了两年,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又一次回到了四埠小学,工作了七年,然后调到了现在的华镇小学,真是一晃而过,我居然已在华镇小学工作了十年。第一年教一年级两个班的数学加三年级四个班的生活与劳动,第二年就又开始带班,还是从三年级带到了六年级,接下去又从二年级教到了六年级。真的没想到,这样算来,我已工作了整整二十五年,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二十六个年头。
非常幸运的我终于为自己争取到了今年暑期的90学时集中培训,“工作着是幸福的,学习着是快乐的。”这是我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这几天的集中培训,聆听前辈们的报告和同行们的讲座,我觉得真的是很有味道很有味道……
在新浪网博客“风筝与蓝天”中读到过这样几句话——能否从即便庸碌的日子里找回感动和美,找回善良和爱,找回自然和真,能否以此为动力一次次重燃对于生活的热情,依然是我们衡量师德最重要的标准。同样的,能否灵敏地感知日里的庸常和自我的可鄙,也可以视为判断的关键。
在我的QQ空间里读到一朋友的说说——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我们都不能忘记和放弃自己的身份:饮食珍贵的文字,充沛虚弱的身躯,在黑暗日深的夜里,为自己点亮自己,并向周遭的黑暗发出微弱的信息——还有一点光在这里,如果你也愿意。
我是这样评论的:
是的,只要我们心中有爱,就能用我们的爱心点亮周遭的世界;只要我们心中还有光的存在,我们就不会再惧怕身边的这个世界。就让我们好好爱惜自己吧,因为我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现实的路太弯太弯,可我们心中的梦想一直还在,我们永不言弃。
突然想起了电影《小时代》中的台词: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时候突然改变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你被失望拖进深渊,你被疾病拉近坟墓,你被挫折践踏得体无完肤,你被嘲笑、被讽刺、被讨厌、被怨恨、被放弃。但是我们却总在内心里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放弃跳动的心。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的努力着。这种不想放弃的心情,它们变成无边黑暗的小小星辰。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
是的,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但是,作为一名教师,在每一个孩子的心目中,我们还都应是一个大大的太阳,那里没有饥饿,没有寒冷,也没有痛苦,只有温暖和快乐。
教育,真的是迷恋孩子成长的学问,我愿一辈子就这么迷恋着,快乐着我的快乐,痛苦着我的痛苦,温暖着我的温暖,成长着我的成长。
 
 
上虞市崧厦镇华镇小学  叶迎春 
写于2013/8/282243

童年时的老家

 


童年时的老家


童年时的老家


童年,


童年时的老家,


老家的那条河流,


河流上的那座老桥,


还有那石板铺就的老路,


都像是一坛陈年的老酒一样


封存在我的记忆里,


一经触碰,


有时心里真的会流血,


当然更多的是童年时的快乐。


 



曾经在老家的弄堂口,


睡过一个又一个的午觉,


吹着暖暖的夏风,


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暑假。


 



曾经在老家的小河里,


游过一个又一个的来回,


洒着落日的余晖,


迎来一个又一个的星空。


 



曾经在老家的石桥上,


遇过一次又一次的邂逅,


望着蓝蓝的天空,


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春秋。


 



曾经在老家的小路边,


玩过一次又一次的游戏,


追着要好的伙伴,


换来一声又一声的呼唤……


 



那曾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


时常会想起,


时常会勾起,


时常会忆起……


可现在,


我的老家早已不在,


只是那被火烧过的灰烬


还在


那一段被人欺凌的日子,


我永远都不会忘……


 


(晴天小小猪写于2013年8月15日凌晨)

我爸爸

今天是父亲节,没有和爸爸一起过这个节日,就写下一些有关于我爸爸的文字吧!

    我是爸爸的长女,可一直以来却总还让我爸爸为我操着心,特别特别是我生病的时候。曾住过三次院,除了生我儿子的那次住院外,另两次几乎每个晚上都是爸爸陪着我一起在医院里度过的。


    记得小时候我也特爱生病,常常是爸爸抱着我去村卫生室里打针,然后回家用热毛巾帮我敷被针打疼了的屁股。


    还有小时候我最爱躺在爸爸的膝盖上让他帮我掏耳朵,那痒丝丝的滋味真的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而如今我爸爸还会经常帮我们做好多好多的事儿,家里的水龙头坏了,电灯不会亮了,电视机出毛病了等等等等,这些事他都会帮我们搞定。难怪连我妹妹的女儿都会很是自豪地说:“外公是师傅嘛!”


    所以一直都为有这样一个爸爸而自豪。记得读初中时曾有一次写作文,写过自己的爸爸,我还很是清晰地记得我写的是爸爸义务为别人修理电视机的事儿,那时我们农村里电视机还刚刚兴起没几年,我常常见爸爸晚上在灯下为别人义务修理电视机,有时查出哪个零件出问题了,他又会去帮人买来零件换上,除了收取零件费用外他从来都是分文不收的。


    多年以后曾读到过我爸写给我弟弟的一封信,我才知道他曾经为了发展我们镇的有线电视是怎样征得镇领导的同意,又是怎样设计规划,然后带领一帮人干起来的。而我当时却只知道他总有爬不完的杆子,拉不完的广缆……


    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我爸一点一点自学的,我知道我们家那时的《无线电》、《现代通讯技术》等一本本的厚厚的杂志曾有多多少。


    后来,我爸退休了。在退休后的那一年里,我看到我爸一下子就老了不少。


    现在我爸还在为我们三姐妹操心着,看着他越来越少已渐渐花白的头发,我知道我该怎样让我爸少为我们一家操心。那天,我看我爸穿了一件他自己花十五元钱买的新衬衣,刚说这衣服哪儿不好,可我妹妹的女儿却马上接过我的话头说:“外公真帅!”我爸爸就这样被逗笑了。看来我真的得好好向我妹妹的女儿学学,如何说出一些让爸爸听了开心的话。


    爸爸,父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