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从绘本阅读到文字阅读(阿啃1919)

    关于读绘本,有时候会听到家长的一些反馈,说绘本读太多会不会影响到孩子对文字世界的进入。我也看到过某知名儿童文学作者有这样的担忧,认为文字的世界才是深美闳约的,读图太多,妨碍进入更深沉的世界。


    这是种误解,这个误解多半是缘于对儿童认知特点的不了解。孩子的认知,自是从简单到复杂,这需要大脑的进一步发育。就图片而言,形象直观,易于吸引注意,而文字抽象,需要思考的发育,这需要循序渐进。孩子的大脑发育有一个过程,发育越成熟,他越来越趋向于复杂地理解这个世界时,他就能开始去理解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结构。而同时,良好的阅读,本身就刺激大脑,促进大脑发育,因而,越读书,则越聪明。


    也有一些孩子,到青春期了还只读动漫,家长老师因此忧心忡忡。这里可以区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下,读动漫是他的权利,须知阅读是个人私事,别人无权干涉。另一种情况可能较为严重,如果一个人终其一生只能读动漫,恰恰不是因为他自小读绘本的缘故,而是自小没有培养好阅读习惯的缘故。


    就我与菜虫共读的经验来看,菜虫目前正处于从绘本阅读到文字阅读的转变之中,日渐对绘本减少兴趣,而对复杂的故事兴味盎然。尽管识字量不大,但已经开始发生独自一人阅读的情况。这个从读图到读字的转变,我得问题已经不大了,相信他能比较好的完成。并且他已经感受到认识文字的乐趣了,经常有“哦,原来这个字这么写的啊”这样的惊喜。我认为他即将会去感受并领悟文字世界的魅力,就像绘本《小魔怪要上学》那样,我将拭目以待。


    我与菜虫共读绘本,计有整整7年了,从一周岁不到开始,一直到现在还在读。睡前时光,不论身处何地,旅途还是客居,睡前故事一定不可少。若父母不在身边,则拜托奶奶讲故事读书。


    菜虫的绘本趣味,自然也是被我与虫妈塑造的。我偏向于热闹、幽默、恶搞,总之是好玩的。像李欧·李奥尼那样的,菜虫就不是特别喜欢。但我读《打开绘本之眼》之后,看了松居直的介绍,才明白李欧·李奥尼的深意。不过这些呢,我想也许可以等菜虫再大一点跟他讲也来得及。因为,绘本就是写给0—99岁的人看的。


    菜虫喜欢的是大卫·香农、约翰·伯宁罕、大卫·威斯纳这样的,尤其是超级搞笑的。《迟到大王》读了一遍又一遍,后来去幼儿园,大家问,菜虫你又迟到,他就说,被下水道的鳄鱼咬住了书包。这符合阅读的一条原则,就是人类寻乐的本能。


    在菜虫5岁时,我做过实验。我拿了《安徒生童话》全集,拟读给菜虫听。找到了一篇丑小鸭,这个故事菜虫是知道的,我想他也许会有兴趣。上床之后,我拿了《安徒生童话》,开始念起来。菜虫一边玩耍,一边听——这是菜虫的习惯。多年来多数时候是我在读,而他顾自己玩。一直读到他感兴趣的内容,他才会凑过小脑袋,跟我靠在一起读下去。


    这里做一下插叙。如果要求比较严格的父母,恐怕不一定做得到。有些父母认为,当父母在念书时,孩子就得乖乖坐好,这样的要求其实是对孩子的束缚,是对阅读乐趣的削弱。我认为这不是读书的正道,而是父母控制欲的表现。我试了很多年,即便菜虫顾自己玩耍,他对我所朗读的故事内容,仍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孩子有权决定,他以什么样的姿势听故事。后来我听一个心理学的朋友说起孩子的学习类型,有视觉型、听觉型之分,就觉得菜虫有点像听觉型。不过,他开始认字始,就不再仅仅诉诸于听觉了。


    回到安徒生的故事。我读了一小会,菜虫一开始自己在玩,渐渐地不玩了,停了下来,凝神在听,又过了一小会,终于转到我身边,来检查我所读之书。菜虫一看,全是字,没图。菜虫就说:这是爸爸的书,我要听我的书。乃强行把《安徒生全集》拿走,放到爸爸的书堆里。


    这是我第一次想给菜虫读字书的失败。这个阶段,菜虫完全不识字,他对文字没有丝毫感觉,并且,他就认为,他的书,就是大大的图画,少少的字那种。于是我换了一个绘本。情况就回到原来的轨道上了。他听着听着,就走过来,靠在我身边,开始一起读绘本,渐渐地有会意的微笑,或者开心的大笑。


    我从没有刻意让菜虫认字。因为在我看来,枯燥的认字,其实很没意思。那种枯燥的为了跟上小学阶段语文学习的功利性认字,对孩子的认知并不会有裨益。按照规律,只要等菜虫对文字有敏感了,我们再水到渠成开始认字,这个过程并不太迟。


    所以,直到菜虫读大班,他仍是“文盲”。但奇怪的是,他不识字,但词汇量却非常大,而且菜虫的用词习惯,书面语远远多于口语。这些我都知道,是我与虫妈这么多年坚持读书的结果。


    不出所料,2013年下半年以来,菜虫突然对文字书感兴趣了。我尝试着给他念《巧克力秘闻》一书,出人意料,他很喜欢听。那好啦,我就开始给他念《纳尼亚传奇》第一册,他同样听得很有劲,接着是《恐龙的历史》,再接着是《哈利波特》第一册。


    现在他会跟我去新华书店买书,买自己想买的书,有拼音的文字书。上次在新华书店,菜虫买了光头强的画书,恰好碰到他班里一个女同学。女同学看看菜虫买的那些幼稚的书,说,啊,还在看光头强啊,我都在读《红楼梦》了。请注意,这是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就我个人感受而言,我觉得有两个谬误。第一,《红楼梦》肯定不适合二年级的小女孩读。第二,二年级识字这么多,并不代表三年级的时候识字仍然比菜虫多。


    今晚9:30,我在书房,过去视察菜虫,他与虫妈一人一本书,卧在床上阅读。我严肃地说,都这么迟了,快睡觉。菜虫大怒:还在看书呢,吵什么吵!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6063&PostID=56232351

发表评论